沃QQ123女人网首页 | 服饰 | 时尚 | 婆媳 | 情感 | 技巧 | 两性 | 清纯 | 美女 | 八卦 | 娱乐 | 电影
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地图

《带不回家》百年婚礼

时间:2013-04-12文章类别:恋爱情感来源:未知点击:

序曲:妈,妳好吗?
北海福座坐落在三芝海边附近,其实挺美的。天气好的时候,我会站在停车区看着海、看着山景、吹着海风发呆,然后,去那一格格的塔位里,其中的一个小位置,探望在我心中,对我最重要的人。
我的妈妈安座在那里,从我十二岁便住在那,已经十九年了。每年妈生日跟忌日,我都会跟奶奶来探望妈妈,对着那小小的照片问说:妳好吗?然后报告一些家里的琐事,其实十九年来我从来没有在梦中见过我妈,虽然有点遗憾,可是,还是习惯叨叨絮絮地跟她报告。
像是,我考上高中啦、我考上大学了、我搬出来住了,我毕业去哪上班了,姊姊订婚了……,我总认为,她都听得到。
而今天,我要跟她来说一件很特别的事情,我不知道她不会生气跟无奈,可是又觉得必须告诉她,今天晚上,爸爸要结婚了……。
别人老是说,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恋人,但不管是上辈子,还是下辈子,我都不想跟他恋爱……。

1-1 父亲的旧情人
据说大多数的女生,都幻想过自己的婚礼,从场地到白纱,有些人还会想一下未来老公的模样。就像芭比一定要有肯尼,米奇一定要有米妮,甚至连后来的凯蒂猫都要搭配一只丹尼尔。
所以小时候,家里环境好一点、女生人口多一些的,必定会有个可怜的男生,要拿着肯尼跟大家的芭比同时举行好几场婚礼。不过这齣剧码从没在我家发生过,毕竟几个女孩争着要嫁或者是轮流嫁给一个人的情节,在我家算是老梗。
我是艾宓,今年三十一岁,是个不相信爱情也压根不想结婚的女性杂誌编辑,是三姊妹中的老二。
有趣的是,我们三姊妹都是不同的妈生的。
记得曾在某本书上看过,二十几岁的婚礼向来比较像儿戏,三十几岁的婚礼,因为已经有了经济基础,对婚姻也有所现实认知,所以婚礼是精緻,有诚意的。
所谓的精緻婚礼,今年我倒是参加不少场,民国一百年,我被迫参与了无数场婚礼,有同学的、同事的、朋友的,从台北到台东村落,从香港到美国纳帕酒庄,而第十场,是我父亲,此生第四场婚礼。
今天是民国一百年十月十号,也是我跟老婆谈恋爱十週年纪念,所以也请大家来喝个酒、吃个饭,庆祝一下……。
爸的婚礼是在他自己经营的湘菜餐厅举办。我坐在台下看着五十八岁的父亲艾必国喝得满脸通红,宛如关公,手牵着搽上腮红不输给他、手上捧着百朵玫瑰花的俗豔新老婆陈阿姨。我试着揣摩他的心态,但我想,我永远都不懂。
如果婚姻的认真指数是随着年龄递增,那,五十几岁是怎样?
连生女儿都像买玩具一样随便的男人,懂得什幺叫认真吗?让三个同父异母的女儿坐在台下替他的幸福鼓掌,究竟是荒谬还是可笑?

老艾,你真是好本事啊,有三个漂亮女儿,老婆还一个比一个年轻!
爸爸当兵时的老友露出羡慕神色,大声炒热气氛,坐在旁边的我只能跟着堆笑,这时,爸的专科同学王伯伯却拍着我的手说:辛苦妳了,妳这爸爸,只负责生,不负责养,从来没有好好尽过父亲的责任,还好妳们的妈妈都很能干……,对了,好些年没见到妳妈了,她还好吧……。
王伯伯的问题让我一愣,苦笑说:王伯伯,你又把我记成艾甯,我是老二啊! 啊,是艾宓啊,瞧我这什幺记性!他拍了拍脑勺,懊恼自己的糊涂:妳这丫头,应该都三十了吧,怎幺还是一副学生样?王伯伯记得艾家就妳最会喝,记不记得小时候王伯伯偷拿绍兴给妳喝,妳喝完说还要,害我被妳爸臭骂了一顿,来来来,陪我乾一杯。王伯伯赶忙帮我添酒,似乎想用酒精化解刚刚的尴尬,我回敬了他,心中倒也没怨他,怎能怪他呢?
我妈当然好,她人都在苏州卖鹹鸭蛋了,怎会不好?妈过世时,王伯伯明明来爷爷奶奶家里探望过我,只不过一别也快二十年了,才会闹出这让人哭笑不得的窘境。 可怜的妈妈在我十二岁时自杀死了,被眼前这个民国一百年的新郎害死了,而那该死的新郎,却在婚礼前给我上演什幺忠孝仁义戏码。婚礼前夕,我才踏进婚宴会场,考虑着要不要去新娘休息室打招呼时,就一把将我拉去楼下暗巷抽菸。
老二,我有事情跟妳说……。
要借钱吗?没有。我双手环胸,警戒地看着他,每次他只要这幺说,準没好事。
我今天办婚礼,跟妳借什幺钱?爸面子挂不住,扯着嗓子说:礼金收得还不够吗?况且,我何时跟妳借过钱?
你确定没有吗?看他那样子,我忍不住挑衅。十年前我还在杂誌社实习时,不知道是谁冒雨躲在公司楼下堵我,就为了几千块。
那是我当年环境不好……,现在……,唉,我不是要跟妳说这个,我是要妳去跟老大还有妹妹说,从明天开始,每週都要回家陪爷爷奶奶吃饭。
为什幺?明明每週不準时回家的是他,现在却摆出一副长辈姿态教训我们。
我叫妳做事还要有理由?
凭什幺我要听你的话?我今天来已经很给你面子了!要不是爷爷奶奶,我才不想过来。看他那理所当然的样子,我就满肚子火,孩子没养几天,架势倒是挺足。
正因为这样,妳更要听!他被我逼得恼羞成怒,口水喷了我满脸:妳爷爷生病了,医生说他最多只剩下一年半!十月天候不稳,天气飘起了毛毛雨,爸说这话时,我分不清楚是爱哭的他红了眼眶,还是天气乾,让人涩了眼。
爷爷知道吗?我故作镇定地问。
不知道。他说这话时,蓄意避开我的视线,像当年妈走的时候一样。
这反应让我的理智瞬间瓦解,一股脑宣洩出不满:不知道?又是不知道?这个家老是这样,这也瞒、那也瞒,连妈死的时候也要瞒!
妳到底要我讲几次?妳妈的死跟我一点关係都没有!老家伙像未爆弹,只要提到我妈就开始抓狂、推卸责任,好像全世界的错都跟他无关。
我狂吼回去:为什幺死的不是你?爸的软弱无情让我想哭,但我完全不想让他看见我哭,于是只能用满满地愤怒表达我的无力,我的毫无选择。


世界上什幺东西都可以选,就是无法选择自己的父母,而这个家伙,就是我这一辈子拚命想要切割,却无法丢弃的最大恶梦。
我拿起手中的包包想往他身上扔,为什幺死的不是他,为什幺死的是妈妈,为什幺现在连我最爱的爷爷也要死了,这个王八蛋却还活在?他到底活着干嘛,而且为什幺世界上还有这幺多人会接受他的把戏?如今还要拿爷爷奶奶来威胁我?
爸、小宓,你们在干嘛,婚礼快开始了,奶奶一直在找你们!姊一过来便赶忙将我跟爸拉开,她挡在我们中间,爸照惯例又被我激得脸红脖子粗,看到姊来壮声势后,更肆无忌惮地破口大骂:老大,妳问她啊,妳问她想干嘛,我们艾家没教过这幺不孝的小孩!
你确定我有你不孝吗?我冷冷地看着他,蓄意在那流脓发疮,万年无法癒合的伤口上拚命地洒盐,可是我知道不够,即便多夸张、多像肥皂剧或者是八点档,这个没心的家伙,根本不痛。他举起手作势要打我一巴掌,但我知道他不会,艾必国向来只敢打老婆,从不打未养过的女儿。
多年来,我用尽话语激他,始终期待他一掌落下来,让我有理由跟他恩断义绝,可是他,却从来没有打过我,每一任老婆他都打过了,却连一巴掌也不肯给我。
小宓,别忘了妳答应过奶奶什幺!姊看準了我还想开口,赶紧抢下我手中的包包安抚爸说:爸你快上楼,我跟小宓等等就上去,下雨了,你这準新郎别淋湿啊!还有,我妈叮咛你今天别喝醉了!
好啦,我不会,啰嗦!爸虽板着脸上楼,但被我激起的怒火也因艾静的出现而瞬间软化了不少,奶奶曾说,爷爷当初帮艾静取这名字,是希望她是个文文静静的女孩,像是初春一般替漫长的寒冬带来久违的温暖,这幺多年来,艾静也恰如其名地扮演这样的角色,就连她妈妈,即使已经跟艾家脱离关係三十多年了,每次只要回台湾,总是会来跟爷爷奶奶小聚,有时候还约了我们那可笑的父亲吃饭话家常,似乎从来没有怪罪过任何人,而艾静在我们家中,始终扮演最完美的协调者,她比任何人都还要常去探望爷爷奶奶,离我跟艾甯避之而不及的老爸,她有空也尽量去看他,即便是被他借那永远不会还的小额週转,她也毫不抱怨,竭尽所能的帮忙。

妳跟爸怎幺又吵架了?不是说好今天婚礼要好好的吗?艾静赶忙将我拉进屋檐下,拿出纸巾帮我擦乾头髮和脸。
妳自己去问他啊!
你们父女俩很好笑耶,一个要我问妳、另一个要我问他。艾静就是有本事让我无法发脾气,随时可以一扫我心中的阴霾,但这天使若听到我接下来的话,会有什幺反应呢?艾必国就喜欢挑怪时间惹麻烦,爷爷的病情,早不说晚不说,偏要挑在他自己的婚礼上说,是嫌今天的麻烦还不够就是了。
爸说,医生说爷只剩下一年半,要我们最近每週都回家吃饭。
艾静听了一愣,看她样子似乎瞬间在脑海中绕了几百圈,拼命搜寻适合的句子。
若不是我刚跟爸大吵一架,或者如果现在家里没办喜事,只是普通的日子,她应该会慌张地、毫不犹豫地哭了起来,或是一个人默默地靠在窗边发呆,就像她从小到大有祕密时会表现出来的样子,可现在她咀嚼了一阵,只丢了句:爸为什幺不自己跟我说……。
妳又不是不知道艾必国的强项是逃避现实,我才搞不懂他为什幺要我跟妳还有艾甯说,明明妳最适合。
小宓,妳明知道爸最疼妳,每次只要喝醉都会哭着打电话给妳。
是怕喝醉了见到我妈吧!还不是怕鬼,想说跟我讲话比较不怕。
他明明不是这意思,直到现在,每年清明他还是会去替二妈上香啊!
二妈是艾静私底下对家人给我妈的暱称,然后艾甯的妈是三妈,不过爸现在娶的这个就不一样了,因为没生小孩,所以大家统称她陈阿姨。
算了,我不跟妳争,这件事看妳要怎幺处理,反正我话已经带到了,艾甯那边妳自己跟她说。
还是不要好了。艾静踌躇了一阵说:妹妹从小就喜欢绕着爷屁股跑,她知道了一定很难过,先别跟她说啦!
人都会死,有啥好难过?她命好,都二十几岁了才面对生老病死,怎幺,妈妈自杀死的人就比较适合知道这种事情吗?难怪艾必国会第一个跟我说。
妹,妳不可以这样说!又是一个艾静式贴心法,每次她要哄我,就会叫我妹,但艾甯永远是妹妹,当她想要拿出姊姊姿态说话时,就会搬出这个字,当然,还有我难过时。
随便妳怎幺说啦,妳是大姊妳决定,妳先让我抽根菸再上去好不好?等等我还要演一整晚的戏又不能喝醉,很累!
我催艾静上楼,自己坐在骑楼边的临停摩托车上发呆,爷爷只剩下一年半了,从小把我带大的爷爷,我心目中真正的爸爸要走了,我要做什幺,我能做什幺?

●关于《带不回家》带不回家的,是心,还是自己的祕密?

●内容抢先试阅第一章:百年婚礼别人老是说,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恋人,但不管是上辈子,还是下辈子,我都不想跟他恋爱……。
爷爷的梦想所谓拥有是什幺?所谓失去是什幺……?
?博客来《带不回家》新书79折 ?金石堂《带不回家》新书79折



?贝莉的facebook

广告服务|联系我们|法律声明|人才招聘|关于沃QQ123女人网|网站地图|设为首页

法律声明:沃QQ123女人网所载的文/图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有益健康的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
版权所有 © 沃QQ123女性资讯网- 让女人更懂女人,让男人更爱女人!
Copyright © 2006-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 by DedeCms 备案号:京ICP备11011540号-2